杂记

要处理的事情越来越多,挣的钱却是越来越少,偏偏自己还没个很坚定的方向让自己让别人也都信心满满,一次次的讨论沟通,好像都寄希望于一些自己和别人都不怎么明白的词语新理论,好像这些文字有某种神秘的力量,可以给目前的困境带来改变,之前的所有疑虑统统都会在这些文字璀璨夺目的照耀下消融的一干二净。

最怕的还是一个人的时候,躺在床上,哪种被某种看不见的气氛包围挤压的感觉不想再有了,我也明白这种感觉—孤独。能回家还是会想着回家去,毕竟那是我熟悉他们,他们也熟悉我的地方,会有很踏实的感觉,唯一不愿意面对的还是父母渐渐苍老的样子,怕他们捕捉到我细微的动作发现他们其实也老了,而自己的内心充满了自责虚弱和无力以及离家途中又一次的困惑和迷茫。

发表评论